管理我们对变革的反应

管理反应
斯宾塞•约翰逊说:“世界上唯一不变的,是变化本身。” 在今天这个高速发展的社会,我们面临的变革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加频繁、多样。
变革犹如在平静的湖面掷下一块巨石,打破了我们惯常的平静生活,给我们带来惊喜,也造成压力。我们以往做事情的方式、对未来的规划,此时都受到影响。
美国精神病学家Thomas Holmes和Richard Rahe于1967年开发出一份著名的压力量表(Holmes and Rahe Stress Scale),列出了43项变革性的“生活事件”,并根据其对人们造成影响的严重程度,对这些变革事件赋予“应激源数值”(stressor value)。 其中,“配偶死亡”作为最有压力的生活事件,分值为100分;而“轻微违法”(如违规停车收到罚单)、“过圣诞”和“度假”作为压力最轻的事件,分值分别为11分、12分、13分。
Holmes和Rahe认为,任何生活形式的重大改变都会有一个与之相联系的“应激源数值”,即使这项变化是积极的。比如,“结婚”和“取得杰出的个人成就”,在量表中的应激源数值分别为50分和28分。
对数十万人的测试结果表明,测试者的压力分值与其在未来一至两年罹患重大疾病的概率呈显著正相关:压力分值在150以内者,罹患重大疾病的可能性较小;压力分值在150-300之间,可能性约为50%;而当压力分值高于300时,患病的可能性则高达90%。
回顾曾经对你造成重大冲击的一项变革事件,你的情绪、行为和身体是否出现这些反应?
情绪上:焦虑、愤怒、恐惧、沮丧、亢奋、自我认可度降低;
行为上:消极行为或过于激进的行为、逃避、难以集中精神、失眠、健忘、效率低下;
身体上:头痛、发烧、呼吸急促、感到筋疲力尽、肠胃不适、体重骤变、感冒。
回想哪些是最先出现的反应?快速识别这些信号,能够帮助你更快地采取行动应对变革。以下是面对不同变革情形的一些通用方法:
• 控制个人对变革的负面情绪;
• 通过提出建议、与相关人交谈等方式,对变革落地的过程施加影响;
• 收集有关变革的信息,寻求帮助和支持;
• 进行身体上的自我调适。
注:Holmes and Rahe Stress Scale:http://en.wikipedia.org/wiki/Holmes_and_Rahe_stress_sc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