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安吉丽娜•朱莉的手术看预防性医疗(三)

Angelina Jolie
看到同样因家族基因缺陷罹患癌症的梅艳芳对自己身体不太积极的把控、患病后选择遁入空门的陈晓旭,朱莉的做法堪称坦然而勇敢。似乎这也折射了东西方面对疾病的不同心态。而对于预防性手术是否必要这个问题,相较国外专家的积极认可,国内专家呈现了普遍性的谨慎态度。产生这样差异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是公众对于基因检测这类创新医疗产物的认知度相比国外而言,还远未达到普及的程度。其实北京协和医院已有相关检测,费用为3000人民币。相比美国3000美金的价格,并不算高。但是国内基础医疗的供需矛盾尚未解决,基因检测对于普通百姓来讲,还是个看似遥不可及的话题。
其次是中国人种罹患乳腺癌的风险要远低于欧美人种。美国的一份资料显示,在3亿多美国人中约250,000-500,000名携带有BRCA 1/2突变,在德系犹太人、冰岛人、法裔加拿大人中比例高,而亚裔中比例较低。这也是为什么北欧、美国等国家乳腺癌的发生率高于亚洲国家的原因。而吉丽娜.朱莉的母亲,正是法裔加拿大人。
再次是除了手术之外,其实还有其他手段可以用来预防癌症的发生。朱莉在文中也说道:“有很多伟大的医生在寻求手术以外的可能性”。定期自检和口服药物,也可以是应对之策。
最后是中国传统的哲学价值体系重视的是“正本清源”,对于癌症的固有观念与西方有很大差异。且不论其科学性如何,深受中医影响的国人面对癌症这样的顽疾,会采取截然不同的方法应对,也是可以理解的。
第一个公开承认患上乳腺癌及切除乳房的女明星,是秀兰•邓波儿,1972 年,44岁的她通过电视节目呼吁广大妇女:“不要害怕,不要坐在家里等,要去医院积极治疗。”这鼓舞了从此以后的许多妇女。今年秀兰•邓波儿85岁高寿,依旧健康地活着。就像朱莉在文末所说:生命总是伴随无数挑战,唯有那些我们可以承担和掌控的挑战,才不会让我们心生恐惧。面对疾病,用积极的心态和科学的方法去坦然面对,这也是我们对于生命最真诚的尊重。
图片来源: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