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创意到创新(三):组织与创新的激辩

组织和创新的激辩
不管我们谈论的是公司、工会、还是政府,大型组织的目的都是为了建立一定的秩序,产生服从性和使命感,以完成特定的工作。只有通过遵循可预测和可知的规范制度,组织内的人员才能高效地达成最迫切的目标。
这样看来,组织与创新似乎天生就格格不入,而组织和顺应则是水乳交融。为了能让创意尽情发挥、创新有序推进,组织应当营造“宽容的环境”,这其实是在攻击“组织”这个概念。因为组织存在的目的之一就是不能让纷繁的构想和创意毫无约束地不断传播。
以上论点便引出了一个看似可怕的问题,即如果顺应和刻板是组织存在的必要条件,而这两者反过来又会抑制创新 – 例如组织要求创意提出者把创意转变成创新成果的所有过程细节交代清楚,结果会让创意提出者感到窒息 – 那么这一切是否意味着大型组织会因为不适合创新而面临恐龙灭绝般的厄运?
事实上恰恰相反,依托大型组织的组织特性,大企业的创新管理在某些方面更具优势。首先,大型组织的经济基础雄厚,可以分散风险,也可以由参与执行创新的许多人共同承担风险;其次,大型组织还有一种组织机制能够防御所谓的“大型组织保守症”:一些研究表明,相对严格的组织能够把自己的组织架构建立在一定的弹性范围内,这将为有创意但不具责任感的个人提供一个组织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