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全球最具创新力国家

关注创新中“人的因素”

The World's Most Innovative Countries
全球创新指数(Global Innovation Index, 简称GII)自2007年起,每年由美国康奈尔大学、欧洲工商管理学院、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共同发布,通过对制度和政策、基础设施、商业和市场成熟度以及人力技能等指标的评估来衡量一个经济体广泛的经济创新能力。2014年GII用81项指标考查了全世界143个经济体,得出了最新排名。结果显示,GII排名前10位和前25位的经济体并没有改变,只是排名次序发生了变化。2014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的主题为:创新中人的因素。
“创新领导者”
“创新领导者”通常是指那些成功创建了创新生态系统,对人力资本和稳定的创新基础设施提供持续支持的高收入国家。是什么因素使得这些国家和地区成为了“创新领导者”?
瑞银集团(UBS)的首席执行官Sergio Ermotti从15岁起就开始从事银行业。他最初在康纳银行做学徒,并在那里学会了股票交易。后来获得了瑞士银行业的证书,从此在职业生涯中一路高升,直至取得今天的成就。
Ermotti只是成千上万名瑞士银行业学徒之一,他们在步入大学之前就已经进入了人才发展通道。这也是瑞士能够连续四年蝉联全球创新指数排行榜首位的原因之一。
瑞士将人力资本投资与其完善的创新基础设施、一系列的信息和通讯技术、知识型工作者的跨领域流动性以及对创新成果的保护政策相结合,为创新提供了持续的人才动力。
本年度全球创新指数排名前十的经济体都具有与瑞士相似的特点。英国和瑞典紧随瑞士之后,分列第二和第三。卢森堡是今年新进入前十的国家,位居第九。排名前十国家的一个共有的决定性因素在于他们均创建了创新的生态系统,围绕商业气候、商业成熟度、年轻一代的创造力和创新启动等方面推出了一系列的创新政策,从而有力地促进了国家创新力的提升。
2014年GII排名前十的国家
1 瑞士
2 英国
3 瑞典
4 芬兰
5 荷兰
6 美国
7 新加坡
8 丹麦
9 卢森堡
10 中国香港
本年度GII尤其关注创新中“人的因素”,主要包括教育、人才的可得性和对人才的激励措施、人才的跨领域和跨地域的流动性等。在这方面的翘楚仍然是瑞士和新加坡,这两个国家在吸引人才以及提供人才聚集和共享中心等方面做得最为出色。此外,能够持续吸引全球各地人才的美国大学体系也仍然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创新学习者”
“创新学习者”通常是指那些改善了制度框架、拥有一支技能熟练训练有素的劳动者队伍、改善了创新基础设施、提升了商业体系成熟度,从而不断提高创新水平的国家——即使一国之内各领域在这些方面取得的进展并不均衡。
报告显示,“创新学习者”与“创新领导者”之间仍然存在着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前者难以赶上后者进步的速度。部分原因在于,创新指数较低的国家难以培养和留住持续创新所需要的人才。但“创新学习者”国家中也有显著提升者:2014年俄罗斯提升了13位,排名第49;中国提升了6位,排名第29。这个排名使得中国的创新指数可以和许多高收入经济体的创新指数相抗衡。而印度则后退了10位,排名第76。在低收入国家中,一些“创新学习者”也在创新绩效的提升上取得了成效:肯尼亚、 乌干达、 莫桑比克、 卢旺达、 马拉维、 冈比亚和布基纳法索等国家改善了他们的制度框架,推动了高等教育的普及化,提升了劳动力的技能水平,建立了更好的基础设施,提高了商业成熟度等等。
教育因素
在教育方面,教育水平的高低与国家的创新指数排名并不完全成正比。例如:中国、阿根廷等国家尽管在教育指标上的得分非常高,但其GII排名却并不靠前。而瑞士尽管在一些教育指标上(如高等教育)并非处于领先地位,却连续数年位居榜单首位。这很大程度上归因于瑞士的学徒制:在瑞士,15到17岁的青少年就可以退出正式的教育体系,作为学徒参加工作,工作一段时间后也可以自行选择继续回到学校学习。我们在其他一些排名较高的国家中也可以看到类似的模式,例如德国技术型工人的培养方式。瑞士模式和德国模式启示我们,拥有一流的大学未必是具备高国家创新力的必要前提。
在高创新指数国家中,教育已经成为终身的追求:人们不仅仅重视在校学习,也强调从工作中学习。这些国家还倡导建立多学科融合的教育体系,鼓励学科之间的交叉联合。
人才市场
人才市场的流动性是GII重点关注的方面。日本和韩国未能获得更高名次(分别是第21位和第16位)很大程度上也归因于此。如果国家创新排名中更多地关注企业层面的创新能力和成果,那么本田的机器人和三星的半导体产品将能够为这两个国家贡献更高的排名,而GII评估的是国家层面的创新力。在国家层面上,日本和韩国的劳动力市场存在流动缺陷。此外,GII在对年轻一代的创造力进行评估时采用了YouTube上载量作为一项衡量指标,而日本和韩国的年轻人在国际网络上的参与度较低。
研发投入
今年GII结果显示出的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是:公共研发费用投入的平稳化趋势,以及企业对于研发费用支出的持续的不确定性。这可能导致全球范围内研发投入的整体放缓,在高收入国家尤其如此。但GII还是预期下一年度研发投入会有所增长。据估计,研发费用增长最为显著的经济体很有可能会出现在亚洲,特别是中国、韩国和印度。
本文基于2014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合作者Bruno Lanvin 《Global Innovation Index 2014 – The Human Factor in Innovation》 一文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