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技术引领产品试验:企业创新的新要务(二)

新技术引领产品试验(二)
新技术的确改变了一切:从产品的研发流程(包括研发组织的架构方式)到新知识的创造方式,其影响是如此广泛。因此,对于那些想要运用新技术来提升创新力的企业来说,他们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技术上的,同时也是管理上的。下面的四个法则将帮助企业应对来自这两方面的挑战。

  1. 以快速试验为目的来架构组织
  • 对企业内部的既定方式、组织边界以及快速试验的激励措施等进行重新审视,必要的话,做出改变;
  • 成立小规模的研发团队,将关键人物(设计师、测试工程师、制造工程师等)包含在内,确保他们具备了重复试验所需的全部知识;
  • 决定哪些试验可以并行而非顺序展开;当时间紧迫、成本不是制约因素、且研发者希望从中学习以指导他们更好地规划下一轮试验时,并行试验就很有效了。

以宝马公司为例。宝马公司在20世纪末开始对其“让汽车更耐撞击”这一新的设计理念进行试验。然而,汽车撞击试验所需的实物原型花费不菲,且需要数月的时间来建造,这构成了创新的障碍,因为工程师们贡献的创意无法及时被测试并获得反馈。此外,撞击试验的结果出来得太晚,也无法在产品研发的早期阶段影响决策。后来,由于计算机虚拟试验的出现,宝马公司改变了其原有的试验程序,前期撞击试验不再需要耗时的实物模型,也能更早获得试验结果,从而影响早期的资源决策,时间成本和财务成本都得以降低。
为了更好地借助新技术来驱动创新,宝马公司成立了一个由几位设计师、一名计算机模拟工程师、一名试测工程师组成的小团队,这个小团队拥有汽车安全、模拟和测验所需的全部知识,因而他们能够迅速将自己头脑风暴产生的想法和上一轮试验带来的信息应用于下一轮模拟试验中。最终这个团队成功地将汽车的侧撞安全性提高了30%左右。
宝马公司不仅重新组织了团队及其工作方式,还改变了传统的顺序研发的流程习惯。宝马的工程师们过去总是不愿发布不够完美的数据,但是数据发布的迟滞又会影响到其它部门的产出。但现在为了改变这一习惯,宝马鼓励早期信息分享。比如,撞击模拟团队就需要及早把一些信息提供给车门设计师,设计师们才能建造出前期撞击模拟所需要的粗制模型。

  1. 允许早期的、经常性的失败,但要避免错误
  • 欢迎那些出现在研发过程早期、但是能够大量增进知识的失败;
  • 牢记试验的基本原理:设计良好的试验都有着明确的目标(你期望学到什么?)和假设(你预期会发生什么?)。另外,当你不对那些干扰试验结果的变量进行控制时,错误便容易发生,这会影响你从试验中获得的学习。如果变量本身难以控制,那就重复进行多次试验。

著名的IDEO设计公司就鼓励其设计师们“经常失败,从而更快成功”。为了塑造不害怕失败的企业文化,IDEO营造出了像游戏室一样的工作环境。每周一,公司不同部门在一起开会,由员工展示和讲述各自的最新创意和产品;IDEO还有一个巨大的“科技箱”,设计师们会定期查看这个箱子,从里面的开关、纽扣和各种奇怪的材料和物品中寻找灵感;公司不同项目团队还共同举行头脑风暴会议,鼓励新想法,并且推迟评价,以避免阻碍有利于创新的讨论过程。IDEO的不怕失败的文化氛围和这种文化下的激进的产品试验确实带来了不少的失败:他们设计出的许多荒谬的原型(比如鞋带上有玩具小塑像的鞋子)后来都被否决了,但同时IDEO的方法为其带来了一系列的畅销产品,为公司吸引了大量的媒体关注。
再来看看3M公司。该公司的产品团队总是有一个科研小组来研究潜在产品可能存在的机遇或挑战。这个科研小组主要是由技术人员组成的,即使创意失败,他们也不会面临严重的后果,事实上,有时候失败也值得庆祝。当发现潜在的产品没有奏效时,他们便立刻解散团队,加入其它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要避免把失败与错误混为一谈。错误几乎不会产生出新的、有用的信息,因而是没有价值的。比如,一项不完善的计划或是操作不当的试验可能会带来模糊的数据,从而迫使研究人员重做试验。另一个常见的错误是重复先前的失败,或者不能从经验中学习。不幸的是,即使最好的组织通常也缺乏相应的管理系统,来谨慎地区分失败和错误。

  1. 预期并充分利用早期信息
  • 识别前期研发带来的全部价值:在早期就将问题识别出来,这时解决问题更为容易,成本也低得多。
  • 在成本和准确性之间做出权衡取舍。准确性较低的试验(通常成本较低)最适用于产品研发早期的探索阶段,而准确性较高的试验(通常成本较高)最适用于研发后期的产品确认阶段。

运用新技术的一大优势,就在于它们能够帮助企业研发部门在早期识别并解决问题。以汽车行业为例,充分运用迅速的计算机模拟汽车撞击试验提供的信息,能够帮助企业避免后期试验中潜在的安全问题。这样的前期试验成本较低,它们虽然不能像后期原型试验那样完善,但是可以在许多后期团队还没有直接参与研发的时候,促进组织解决问题并充分沟通。
但要获得完整的所需要的早期信息,对企业来说既不可行、也不经济。因此,IDEO公司遵循一个3R原则:粗略(Rough),迅速(Rapid),正确(Right)。最后一个R意味着即使早期原型并不完整,但只要能够提供产品某些方面的正确信息,便可以得到认可。比如,为了设计一个电话听筒,IDEO的一个团队刻了几十块泡沫,把它们放在头和肩膀之间,试图找到听筒的最佳形状。这个模型虽然作为一个电话来说并不完整,但却尽力把听筒的形状做得100%正确。或许这一方法的最大优势在于,它迫使企业审慎地决定哪些因素在一开始时可以较为粗略,而哪些因素则必须正确。IDEO公司运用3R原则建立了一个关键的信息产生流程,能够在信息最有价值的阶段(即产品研发的早期阶段)生成重要的信息。

  1. 将新技术和传统技术相结合
  • 不要假定新技术就一定会取代原有技术;通常,新技术和传统技术一起使用效果更好;
  • 新技术在不断地出现和演化,现在的新技术可能会取代传统技术,但又会面临未来更新技术的挑战。

尽管新技术总是能够以更快的速度和更低的成本达到与传统技术试验大致相同的效果,但却只能实现传统技术结果水平的70%到80%。例如,一个新的药物合成流程在纯度水平上或许只能达到原有成熟技术的3/4。因此,通过将新技术与传统技术相结合,组织既可以避免结果水平上的差异,又可以享受低成本和快速试验所带来的收益。
新技术在取代传统技术的同时,也面临着更新技术的挑战。制药业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这一复杂的技术演化过程。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药物研发是通过反复试验、不断摸索的方式进行的。科学家们从几乎完全不了解某一疾病,到最终研发出适合的药物,平均需要找出10000种化合物作为备选药物,而每种化合物的合成都需花费数天时间和5,000到10,000美元的成本。而这10000种备选药物中,有1000个会进入体外试验阶段;在经过大量试验后,有20个进入活体内试验阶段;又进行大量试验后,最终有10个能进入人体临床研究阶段。整个药物研发过程耗费大量的时间和资金。
而从上世纪末开始,组合化学等新技术已经在大大影响着医药企业合成和检查化合物的效率。研究人员不再需要一次制造一种化合物,而是可以运用组合化学,围绕几个基本成分,快速地同时产生出大量的变体,因而将合成化合物的成本从成千上万美元降到了几美元甚至更低。起初组合化学技术遭到了一些质疑,比如有人认为通过组合化学技术制造的化合物的纯度没有传统方法那么高。许多小的生物技术公司根据这些质疑对组合化学技术做出了改善。随着这种技术的逐渐成熟,引起了一些制药行业巨头(如礼来公司)的兴趣,并开始运用组合化学技术来优化经传统方法研究所得的有前景的备选药物。随着组合化学技术的完善和其所产生的化合物的纯度和多样性的提高,制药公司们会逐渐在药物研发的更早阶段使用这一技术。
对企业创新的新启示
新技术在降低试验成本、缩短试验时间的同时,使得企业可以更具创新性。但要注意的是,试验程序的自动化并不能取代创新中人的因素,而是可以让人们更聚焦于他们能够发挥最大价值的方面:产生新的创意和理念,从试验中学习,以及在最终需要判断的时候做出决策。比如,尽管千年制药公司的研发部门越来越像工厂,但实际上知识工作者的价值是增加了的。他们现在把注意力集中在研发过程的早期阶段(比如决定要做哪些试验)和努力理解试验所产生的信息上,而不是放在试验程序的执行上。
这对不同行业都有着重大意义。比如电子制表软件就使得最小的创业公司也能在价格低廉的计算机上进行复杂的现金流分析。同样地,计算机模拟和其它技术使得小企业和个人可以对定制化集成电路的最新设计进行快速试验,从而产生了一大批的创新。这些创新产品从小玩具到新潮的电子设备,不胜枚举。而在以前,集成电路定制化的高成本使得这样的试验只对最大的那些企业而言才是合算的。
新科技为产品试验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但这也许只是开始。事实上,最大的变革将会来自互联网的巨大力量,它正在把无数的用户转变为积极的创新者。
本文基于哈佛商业评论文章《Enlightened Experimentation: The New Imperative for Innovation》编译,原文作者为Stefan Thom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