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好好上个网呢?

tessa-010507-bird
我所在的城市,上海,这是一座国际化大都市,在全面推进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并在排名上颇有所成之后,现在又将目光投向了全球科技创新中心。最近习大大视察上海时曰:“当今世界,科技创新已经成为提高综合国力的关键支撑,成为社会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变革进步的强大引领,谁牵住了科技创新这个牛鼻子,谁走好了科技创新这步先手棋,谁就能占领先机、赢得优势。”
上海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三大目标是:1.具有全球影响力;2.聚焦科技创新,突出创新驱动发展;3.充分体现中心城市的集聚辐射功能。
科技、创新、全球,这三个词一放,脑子里立马蹦出另一个词——互联网。互联网让世界变小了,让异国恋不那么难熬。互联网让硅谷闻名世界,也成就了BAT,让中国在这一波浪潮中能迎头赶上,不落后于人。如今的中国,最被热议的是互联网企业,最抢手的是程序猿,最潮的名词是B2B,O2O,P2P……
上海这个全球科技创新中心自然是离不开一个开放的互联网的,但是今天,我却意外得知,在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一些上海电信的固网用户发现,海外网站的访问速度越来越慢了。经过多方打探,他们又得知,如果不在网络套餐费用之外多交一份钱的话,他们今后可能将无缘这些网站(是之前可以上的网站,不是被墙的),受到影响的网站包括国外大学官网、企业网、技术交流社区等等。
当时我就震惊了。我自己也核实了一下话题中提到的那些网站,现在是可以打开的,不过很慢;但电信确实是在推它额外付费的新业务。而最可笑的是,中国电信的口号还是“让世界触手可及”……
放眼看去,全球最具创新力的国家和地区,瑞士、英国、瑞典、芬兰、荷兰、美国、新加坡、丹麦、卢森堡、中国香港——这些2014全球创新指数(Global Innovation Index,简称GII)排名前十的国家,它们的政府通过多种立法和管制手段来塑造市场参与者的动机,创建了各自的创新生态系统,围绕商业气候、商业成熟度、年轻一代的创造力和创新启动等方面推出了一系列的鼓励创新政策,从而有力地促进了国家创新力的提升。这些国家无一例外地拥有完善的通讯技术,信息得到开放与共享。2014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的主题是:创新中人的因素。正是因为开放,所以它们的青少年才能有更广阔的视野,同时,它们能够吸纳和聚集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
至于上不去外网的上海,只能“恭喜”它又向全球科技创新中心“迈进”了一大步了。
可能有人觉得罪不至此,毕竟这只是电信一家在“闷声作大死”,联通还是好好的,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想着运营商日子是得有多难过,才会这么变着花样地想赚钱。但是会不会有那么一天——“电信不让上外网的时候,我们没有作声,因为我们可以用联通;后来联通也不能上了,我们没有作声,我们想着还有移动;最后移动也不能上了,已经没有人为我们说话了。”
为什么电信觉得它们有权力这么做呢?这简直是中国网民经历的最奇葩的事:外网不止被行政命令“封锁”,还被中国特色市场经济“歧视”。其实,正是政府的态度塑造了行业参与者的态度,让“外网”成了一种生财之道。它们是觉得既然鸟儿已经被囚禁在鸟笼当中,那么当然可以落井下石,拔它几根羽毛也无所谓,它大概也不会痛,即使疼痛也无法反抗吧?
互联网的要义是什么?是开放、是平等。
然而在这里,从高墙树起的那一天起,人们就被很直白地告知,多给钱你才能看到外面的世界。
所以去年举办的乌镇互联网大会是件多么讽刺的事情。大会主题是“互联互通共享共治”,出席嘉宾共有一千多名,来自全球近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是由中国官方举办的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互联网大会。在大会的那几天里,那个小小的江南古镇,是中国唯一能够通过正常渠道登陆 Facebook,登陆 YouTube 的地方,这是为互联网大会搭建起来的“偌大的局域网中的互联网梦境”,国内国际的互联网巨头在里面指点江山,而古镇外的13亿人依然被困在局域网里无法挣脱。
所有的这些通往平等世界的不公平,若非要强加一个温情脉脉的解释,那大概是要激励人们努力提升花式翻墙的姿势水平吧。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