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创造力的秘密,把第三空间放进公司里

皮克斯动画工作室位于奥克兰市北一个罐头厂的旧址上,工作室最初计划建造三个独立的大楼,让计算机专家、动画设计师和管理人员分别在不同的大楼内办公,时任CEO乔布斯拒绝了这个计划,取而代之的设计方案是一个巨大的开放式办公室,中庭高大宽敞,乔布斯想建立一个开放区域,为人们创造聚在一起聊天的机会。
皮克斯中庭
乔布斯先是把信箱移到了那里,然后把会议室也挪到了办公区的中央,接着又把自助餐厅、咖啡间也挪到了那里,这还不够,乔布斯最后决定将卫生间也设在中庭。
正如乔布斯所预测的那样,公共区域成了人们交流、讨论的地方,人们会在咖啡间里讨论兰迪·纽曼(为皮克斯多部动画片配乐)的电影原声带,或者在餐厅一边吃着泰式的饭菜一边说话,甚至还有许多交谈发生在卫生间。
餐厅
社会学家雷·奥登伯格将这种互动区域称为“第三空间”,按照他的定义,所有既不是家(第一空间),也不是办公室(第二空间)的互动环境都属于第三空间。在古往今来各种新思想的产生过程中,公共区域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18世纪英格兰的咖啡馆,人们聚在那里讨论化学和激进的政治学,现代主义下的巴黎左岸,则是毕加索和格特鲁德·斯坦频频光顾的地方。在奥登伯格看来,这些第三空间的好处在于:各路人才能够齐聚一处,随意地相互交谈。而皮克斯正是将这种第三空间的概念融入了公司内部。
这些公共区域的互动都是偶然发生的,并没有什么针对性,尽管这种并非刻意的碰面可能导致生产率的下降,但皮克斯却非常看重它们。员工之间的短暂交谈并不只是在浪费时间,虽然谈话内容可能是关于孩子、足球、晚饭之类的琐事,但是一些突破性的好点子恰恰就是从这些随意的谈话中冒出来的。
汤姆·艾伦的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汤姆艾伦是麻省理工学员进行组织研究的教授,20世纪70年代,艾伦开始在几家大型公司的实验室研究工程技术人员之间的互动行为,经过几年的谈话和跟踪研究之后,艾伦发现了代表同一办公室里的任意两人之间进行沟通的可能性大小的“艾伦曲线”,艾伦曲线显示,当员工之间的物理距离增加,他们交流的频率就会显著下降——人们与邻桌同时进行交流的可能性与坐在50米开外的同事相比,要高出10倍。
茶水间
与邻座的同事聊天的频率更高,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但是,从这些办公室交谈的记录中,艾伦还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他得出这样的结论:工作最出色的员工,也就是那些产生最有价值的新思想的人,都会与周围同事频繁地进行互动。根据艾伦的数据,工作室交谈的作用非常显著,随着交谈次数的增加,创意也会猛增,也就是说,只要与更多的人交谈,人们就能想出更多的好点子。这就告诉我们,公司里最重要的地方不是会议室,也不是实验室或图书馆,而是放咖啡机的地方。
有意识地在公司内部打造这样的第三空间,而不是让员工一味地“沉迷自己的工作”,可以让员工在不经意的交谈中激发创意,这也是为什么像谷歌这样领先的科技公司要为员工打造提供丰富食物的免费公司食堂了。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