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都开始用花呗了,银行什么时候会被支付宝取代?

日前,微信发布了《关于微信信用卡还款收费规则的说明》,规定自2017年12月1日起,将对每位用户每个自然月累计信用卡还款额超出5000元的部分按0.1%进行收费(最低0.1元),不超过5000元的部分仍然免费。
这样的规定并不让人惊奇,毕竟曾经免费的支付宝和微信提现早就开始收钱,2016年3月和10月,微信和支付宝分别开始对个人用户超出免费额度的提现行为收取0.1%的手续费。 对于微信信用卡还款收费,许多用户表示:“对不起,我选择支付宝”,但是可以想见,微信开始收费了,支付宝收费还会远吗?
微信和支付宝之所以不能无休止地免费下去,是因为钱在那里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得跟银行打交道,对于第三方的渠道,银行要收取一部分手续费,数以亿计的用户规模意味着这是巨大的成本,这部分费用原本一直是腾讯和阿里自掏腰包进行补贴,但是时间长了,市场推广已经完成,用户习惯已经养成后,是时候把这部分费用转移回用户身上了。
如果说微信和支付宝是从免费到收费,那么银行在这场竞争中走的则是从收费到免费的反向道路。2016年,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五大行联合宣布,对个人客户通过手机银行办理的转账、汇款业务免收手续费。在五大行之前,不少城商行和股份制银行已经实现了网上转账全免费。至此,银行网上转账已经趋近全面“零费率”。

第三方平台的收费和银行渠道的免费,能够帮银行扳回一局,把沉淀的资金收回银行,并且提升用户对银行应用的黏性吗?
目前的移动支付市场,支付宝和微信是毋庸置疑的双寡头,2016年第三季度,支付宝以43.2%的订单份额持续保持在线支付市场领跑地位,微信次之,银联商务以15.77%的市场占有率位列第三。虽然银行业的移动支付数额较大,但交易频率远低于第三方支付,2016年第三季度银行业金融机构共处理移动支付业务66.29亿笔,金额35.33万亿,非银行支付机构处理网络支付业务440.28亿笔,金额26.34万亿。
可以想见,手续费可能会带来两种结果,一种是人们越来越少地用第三方平台进行提现、还款,原本沉淀在这些平台中的资金数量更稳定了,人们更广泛地使用平台的支付功能,第三方支付平台也可以借机发展自身的类信用卡业务;另一种情况是有大额转账、还款需求的用户为了躲避手续费,让资金流回银行,使用手机银行。
即便是后一种情况,就算资金回来了,也难以改变手机银行在市场上不温不火的局面。与普通的商业公司不同,银行最看重的还是安全。你可以看到你的支付宝万年都是登录的,小额支付想刷就刷了,但你的手机银行每次打开都要输入登录密码,每次支付、转帐都要输入支付密码,更别提转账时那一串正常人记不住的银行卡号和时不时需要的短信验证码和手机银行U盾。支付宝和微信正是从小额的场景切入,以便捷取胜,最终延伸到了银行的主场。
银行是更安全的,毋庸置疑,但这种安全性已经超出了消费者在意的范畴,在许多消费者眼中,商业公司产品与银行的区分越来越小,蚂蚁金服的蚂蚁花呗其实就是虚拟的信用卡,蚂蚁借呗则是贷款服务,可以说是除了是否存在实体卡、能否取款外,支付宝跟银行几乎没有区别了,事实上,支付宝的金融业务与阿里体系内的其他产品深度融合,甚至能够形成有别于银行的独特的竞争优势。

如果今天支付宝能够发卡,肯定有人跳出来嚷嚷说不行,支付宝不安全,但我相信,如果真的有东西能够阻碍支付宝,那将只会是时间和监管而已。
很大程度上,银行还没被逼到完全抱团取暖,还能有空攀比各家的信用卡发卡量,这生存空间,是政策法规给的。国家不允许阿里这样巨无霸将触角伸到每一个角落,掌握太多的信息,所以涉及整个医药系统的电子监管码被取消,金融服务也同样如此。
2015年底,央行在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办法》以支付账户实名制为底线,对支付机构从事业务的范围给予了明确限定,划定红线,引导支付机构去“银行化”,进一步回归“小额支付”和“通道”的本质。
今年8月4日央行下发文件,明确要求非银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要求到2018年6月30日,所有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在新成立的网联,支付宝、财付通两大市场巨头并未能占据主导地位,包括央行清算总中心、上海清算所、黄金交易所等在内的央行下属7家单位共同出资7.6亿占股比例达到37%,央行系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大股东,支付宝和财付通分别持股9.61%。

但是政策红线的存在并不意味着银行还能继续过悠闲的日子,哪怕支付宝和微信永远只被限制在小额的领域,但只要用户的资金从第三方流出,都是在侵蚀的是银行与用户之间的联系,日常小额的支付习惯甚至更能完整地展现一个人的消费图谱,而银行看不到用户到底买了什么,每样花了多少钱,在这个大数据愈发重要的今天,银行却可能越来越对用户一无所知,温水煮青蛙才是最危险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