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谁家的数字助手最抢戏?


在如今这日新月异的时代,想必大家对“数字助手”早已耳熟能详。数字助手,即借助实际载体在日常生活中与人们进行交互并完成一定指令的智能系统。
据研究公司Ovum预测:至2021年,全球搭载数字助手的设备数量将超过75亿台,这一数字超过了当今世界的人口数。庞大的市场规模令各大科技巨头都按捺不住内心的小激动,纷纷抓紧布局这一领域,苹果、谷歌、亚马逊、微软等玩家“一个也不能少”。
 
群雄逐鹿
这场数字助手的风云战局中,Google Assistant、苹果Siri、微软Cortana和亚马逊Alexa正上演着群雄逐鹿的精彩大戏。
苹果于2011年率先推出Siri,引领了语音助手的风潮。2014年,谷歌推出了Google Assistant的前身Google Now。仰仗IOS和安卓系统智能手机的普及,语音助手的普及率有了飙升。
将数字助手放进手机,这几乎是科技巨头们在目前市场环境下最省时省力的做法。公司可以在不需要研发新硬件的前提下渗透进市场,它们只需要升级已有的系统或软件即可。
同样是在2014年,亚马逊的Alexa和微软的Cortana也陆续诞生。Alexa借助智能音箱Echo走入消费者的生活,在满足家庭自动化需求中有着不俗表现。Cortana则主要被使用在运行Windows 10的计算机和微软的Xbox One游戏机上。
 
合纵连横
市场中的玩家们拥有各自不同的资源优势:苹果和谷歌在智能手机领域瓜分天下,二者的手机用户覆盖面之广、数量之大让其不需要太过忧虑用户来源;亚马逊倚赖于自身庞大的零售网站数据库,在消费助手领域拥有一定的优势;而微软最大的优势则在于Cortana与旗下其他软件的整合。
显然,巨头们还不满足于现有市场的均势格局,亚马逊和微软于今年8月底做出了友好合作的决定——亚马逊的Alexa数字助手将和微软的Cortana相互兼容。尽管在云计算领域,亚马逊和微软一直竞争激烈,但在数字助手领域,这一合作将补强各自数字助手的功能。用户可以通过Alexa对微软的部分服务或软件进行操作,同时也可以通过Cortana进行购物或对家居设备下达指令。

 
应用场景的探索
凭借智能手机的基数,苹果和谷歌在数字助手的普及率占据了一定优势,但实际的使用率却远没有那么乐观。根据研究机构Creative Strategies的调查数据,约62%的安卓用户很少或偶尔使用语音助手,这一数字在iPhone用户中更是高达70%。
事实上,使用率的高低与使用场景有着紧密联系。用户通常使用手机接听拨打电话、收发信息、操作APP,在手机这个相对小屏幕的载体上,用户完全可以由手指进行更精准且快捷的操作,语音则显得有些“鸡肋”。
用户使用手机的场景一般会分为公域和私域。公域指如办公室等公共场合,在公共场合使用语音助手,难免令人觉得有些尴尬。私域指的是家庭、酒店客房等更私密的场所,用户也许更需要的是亚马逊Echo音箱(搭载Alexa数字助手)这种能控制各种智能家居的物联网接口,而非那些必须亮屏才能下达指令的手机语音助手。用户在不同场合对数字助手的不同需求显著影响着使用率。
巨头们应该也早已看透了这点,纷纷开始深耕应用场景,为打造自己的生态系统而布局。
亚马逊搭载了Alexa的Echo音箱最初的定位就是一台家庭只能设备,因此它的功能几乎完全为家居场景设计:只能用语音唤醒、可以设定闹钟、可以在亚马逊上购物、可以控制灯光门锁室温等……这些都是家居中细节又实用的功能。也许正因如此,亚马逊Echo在智能音箱领域已经完全处于主导地位。而这一主导地位将有助于Echo在未来成为智能家居的控制中心,通过操控智能电视、智能冰箱、智能烘干机等一系列家用电器,牢牢占据消费者的房间,形成对各大智能厂商的商业影响。

汽车也是数字助手另一个重要的战场。苹果与谷歌分别拥有自己的车载系统Carplay和Android Auto,亚马逊也已经与福特汽车达成合作,将语音助手集成到福特Sync 3车载系统中。无论在家里还是路上,巨头们都希望自己的产品与消费者寸步不离,拿下与消费者的“对话权”,就拿下了他们的钱包。
面对数字助手这个方兴未艾的市场,各大科技巨头心怀壮志,如何在大势中找准自我位置,形成自己的竞争优势,还是要看各位玩家的精彩表演啦。
 
图片来源于网络

易澄创新早餐 2017.6.26-6.30

OnHub-router京东市值有望超越百度
京东市值已经逼近百度,很有可能在短期内超过百度,从而打破 BAT 的格局。相比于阿里和腾讯通过营造电商和社交游戏的生态系统建立起了护城河,百度的搜索业务在移动互联网的大潮下出现了颓势,其本该最具优势的信息分发业务被今日头条抢走了风头,重金投入的O2O业务并无业绩亮点,而围绕竞价排名的各种负面新闻更是让其雪上加霜。而京东实施了与淘宝系商业模式的差异化战略,并围绕物流体系建立起了自己的竞争优势,从而赢得了资本市场的信心。
苹果谷歌纷纷与汽车租赁公司合作
苹果向赫兹的车辆管理部门租赁雷克萨斯 RX450h SUV,用于无人驾驶技术的测试。而Avis 则刚刚与 Alphabet Inc 旗下的 Waymo 签署协议,为 Waymo 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提供支持和维护服务。科技公司通过与车辆租赁公司合作,可以借助后者在汽车维护方面的经验,也降低了自己的成本。更重要的是,这些车辆租赁公司今后可能成为无人驾驶技术最大的用户群体,与它们的合作将为技术研发带来更多来自用户端的洞察。
二三线城市成为共享单车新战场
共享单车市场的竞争仍在继续,头部玩家的优势越发明显,也接连传来不少小玩家宣布停运的消息。同时,又有新的玩家加入战局,试图复制 oppo、vivo 的“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先从二、三线城市做起,再图进入一线城市。然而对于依赖规模化运营的共享单车行业而言,二三线城市的需求是否足够仍然存疑,而处理政府监管的不确定性更大,要想复制手机行业的成功难度颇大。由于制造新车的成本并不比单车改造大多少,头部公司并无很强烈的合并中小玩家的意愿,这让后者的生存之路更加艰难。
网络攻击再起,黑客把攻击对象瞄准了公司
一场大规模的网络攻击再度引发人们的关注,WPP、俄罗斯石油公司、圣戈班、默克等公司都受到了此次攻击的影响,黑客们要求用户使用比特币支付300美金的赎金以解除对于用户计算机的锁定。虚拟货币的匿名性使得已经从大众视线中销声匿迹一段时间的网络黑客产业再度活跃,而由于虚拟货币支付的繁琐,黑客组织并不容易从个人消费者那里得到回报,公司成为了最佳的勒索对象。
阿里巴巴发布智能音箱
阿里巴巴即将推出一款智能音箱,将加入亚马逊、谷歌和苹果正在角力的智能音箱市场。此款音箱的定位与亚马逊相似,希望帮助消费者可以以更轻松的方式进行网上购物。鉴于用户使用音箱会去到不同的购物网站,很难说阿里巴巴与亚马逊在智能音箱上会成为竞争对手。苹果的智能音箱将首先定位为一款高质量的音箱,其次才是语音助手。只有谷歌试图在智能上发力,通过这款产品推广其智能套件。可见,尽管四个科技巨头推出了相似的产品,但背后的商业逻辑并不相同。
 
图片来源于网络

无人驾驶汽车的最后赢家,是百度谷歌,还是福特通用戴姆勒?

你可能觉得无人驾驶还离我们很遥远,但巨头们的竞争早已开始,百度和谷歌两者近期的动作更是引人注目,整个市场因为它们的动作而变得紧迫感十足,仿佛明天无人驾驶汽车就要跑遍街头巷尾。但是事情真的像看起来那么顺利吗?无人驾驶圈的合作说到底还是一场貌合神离的游戏。
氢弹与原子弹
4月19日,百度副董事长、总裁陆奇在上海车展上宣布了一项名为“Apollo(阿波罗)”的新计划,即百度将向汽车行业及无人驾驶领域的合作伙伴提供一个开放、完整、安全的软件平台,帮助他们结合车辆和硬件系统,快速搭建一套属于自己的完整的无人驾驶系统,这是全球范围内无人驾驶技术的第一次系统级开放。

没过多久,Alphabet(谷歌母公司)旗下无人驾驶汽车公司Waymo就与打车平台Lyft达成了合作,共同推进无人驾驶技术。
有人将这种局面形容为“百度向无人驾驶领域投了一颗原子弹,而谷歌紧随其后投下了一颗氢弹”。因为阿波罗计划强调技术和软硬件平台,更多地是在对车企示好。运营和调度等更贴近消费者的关键环节是阿波罗计划没有触及的,而Waymo与Lyft的合作,直接将触角伸向了最终用户,被看作是对阿波罗计划的一种突围。
但其实很难说究竟哪一方的战略更胜一筹,因为Waymo和百度双方都只是根据自身所面对的商业环境,做出了相应的决策,而且决策背后是相当的无奈。
被逼无奈的选择
无人驾驶的市场主要分为科技公司和传统车企两大阵营。科技公司要从头造车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科技公司+传统车企”应该是最理想的合作组合,百度和谷歌是这么想的,但车企可不这么想。
谷歌一直都表示希望与传统汽车厂商和元件供应商建立更多的合作关系,加速推进无人驾驶汽车项目,并不希望传统车企因为互联网企业投身汽车领域而失业。

但是车企们却疑虑重重,福特、通用、戴姆勒等巨头都不敢错过无人驾驶的风潮,与科技巨头的合作可以轻轻松松地获取技术,但同时也意味着要将无人驾驶领域最重要的数据和系统拱手交付他人,一旦被科技公司把控住了这些信息,整车厂未来的话语权会一落千丈,因此他们对与科技巨头的合作都十分谨慎甚至抵触。它们更多地选择收购初创企业或者跟并不那么“危险”的科技公司合作。
谷歌最终只拉到菲亚特克莱斯勒为自己造车。与车企合作不成,谷歌又将目光投向按需用车的市场。在这个市场中,Lyft也不是谷歌的首选,毕竟它只是美国打车业的第二,谷歌最初想拉拢的是Uber。
2013年8月,谷歌把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投资,2.58亿美元, 献给了Uber。“无人驾驶+Uber”成为这次合作中最具想象的故事。Uber有着海量的人车数据资源,谷歌拥有雄厚的资金以及庞大的地图数据,二者的结合,很有可能颠覆人类的出行方式。
但这场“天作之合”并没有持续多久,谷歌开始进军打车业,Uber则开始研究无人驾驶技术,还挖了谷歌不少墙角,二者的官司直到最近才尘埃落定。所以Lyft实际上是谷歌仅剩的选择。
同样地,百度自己不造车,一直都在寻求与车企和硬件厂商的合作。2014年时百度迎来和宝马的春天,百度提供高精度地图和算法,宝马提供汽车和开放性接口,双方合作的一大成果是,2015年12月10日,一辆经百度改造的宝马汽车在北京完成了国内首次城市、环路及高速道路混合路况下的全无人驾驶,但是这场合作在2016年宣告破裂。

而百度的阿波罗计划,虽然看起来是很大手笔的系统开放,但实际上最终能吸引到的也只是国内的车企,它们正在发展自己的品牌,也意识到无人驾驶是未来的趋势,但技术研发能力较弱,百度可以帮他们快速构建起一整套无人驾驶的系统。出于跟和谷歌合作同样的顾虑,知名车企宁愿花费巨额的成本,也不会贪图唾手可得的资源。
各怀鬼胎的松散联盟
从百度和谷歌寻求合作的曲折经历,就能看出无人驾驶界的合作是多么“不靠谱”。
虽然现在做无人驾驶的公司那么多,但最终市场上能够留存下来的系统也许只有一两个,很可能是赢者通吃,胜出者将获得长久的竞争优势,因此任何一方都不甘在合作中退让,生怕为他人做了嫁衣。所以虽然无人驾驶圈最不缺的就是合作,但是这些合作却都是各怀鬼胎的松散联盟,当合作真正深入到系统层面,涉及最终的利益分配时往往不欢而散。
部分媒体把Waymo和Lyft的合作说得石破天惊,什么“Waymo+克莱斯勒+Lyft”,从系统到造车到用车形成了完美闭环,仿佛明天Waymo就要称霸市场。但其实除了谷歌,车企也早已看到了当无人驾驶技术成熟后汽车行业的新趋势,即按需用车,而不是购买汽车,Uber身上还有与沃尔沃和戴姆勒的合作,而Lyft的另一边也还牵着通用的手。

除了一对一的合作,行业里还有数不清的联盟。丰田与芯片制造商高通携手包括汽车行业、保险行业、信息技术行业、物流行业的其他25家公司组成全球汽车联盟。而奔驰、宝马和奥迪通过收购here地图,又形成了另一个联盟,随着英特尔、Mobileye、腾讯和四维图新的加入,这个联盟也日益庞大。5月16日,宝马、英特尔和Mobileye三方宣布引入德尔福(Delphi),将其作为合作三方最新无人驾驶平台的开发合作伙伴和系统集成商,实际上是在大联盟中又组建了一个小联盟。
这些公司个个都不容小觑,也难怪都敢放下话来2020年就要实现无人驾驶汽车量产,但也正因为个个都不容小觑,才更容易貌合神离。
无人驾驶圈的合作每天都在发生,又每天都在无疾而终,这些错综复杂,虚虚实实的合作,只有在触及利益划分的那一刻才会见真章。没有人可以预料传统车企和科技公司究竟谁能成为最后的赢家。商业的竞争让无人驾驶技术加速到来,但商业利益的分歧,同样可能使无人驾驶的实际应用迟迟难以落地。
 
图片来源于网络
 

易澄创新早餐 2017.3.13-3.17

易澄创新早餐 Zara
谷歌和李维斯合作生产智能夹克
长期以来,谷歌在科技界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前沿探索,但是却很少有可以商业化的产品问世乃至取得财务上的成功。谷歌的最新一次尝试是与李维斯合作,推出首款智能夹克。用户可以通过袖子上的智能便签进行触控操作,与手机互动。这款产品的核心价值是可导电的纱线材料。谷歌希望以此为开端做出整套的智能服装。然而智能服装的需求还是要靠大量应用开发者来共同挖掘,作为生态的主角,谷歌能否调动开发者的热情是类似产品能否成功的关键。
Vertu再度被出售
尽管Vertu手机的售价动辄上万,但仍无法避免其第三次被出售的命运。投资公司Baferton以5000万英镑的价格从香港基金公司Godin Holdings手中将Vertu买下。这款当年由诺基亚创立的手机品牌以用料昂贵和做工精良著称,还提供24小时随时可以打通的服务热线。其打造的独特价值曲线在手机界独树一帜,为自己赢得了一个精准的细分市场。然而当iPhone成为街机之后,这款操控性并不那么出众的手机增长潜力有限,因而被视作一个财务投资项目几经转手。
英特尔收购Mobileye
英特尔以153亿收购以色列自动驾驶技术公司Mobileye,加入了自动驾驶汽车的竞赛。随着硅谷科技公司相继进入自动驾驶行业,技术公司与传统汽车公司的联合与竞争让这一生态系统变得复杂起来。比起特斯拉、Google、Uber这些旨在改变人们出行方式的公司不同,英特尔进入这一领域,考虑更多的可能是扩充自己芯片的应用场景,从而在生态系统中占据一个重要位置。
百度糯米继续人事架构调整
百度糯米将进行新一轮的组织优化和架构调整,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将亲任百度糯米总经理。百度糯米曾是百度押宝O2O的标志,然而O2O的风潮已经不再,竞争对手美团和大众点评完成了合并,市场格局基本已定。原本想构筑生态系统,以领导者身份完成利润分配的百度不得不开始寻求别的收入模式,比如“本地直通车”——百度最擅长的广告推广模式。明确自己的优势,在合适的时机出击,是大公司进入新领域关键的成功因素。
Zara母公司规划线上线下业务的完全整合
Zara母公司Inditex SA将努力实现实体店和线上业务的完全整合。作为销售额排名第一的时装零售商,Inditex SA将更精细化地规划门店开设,计划在2017年新开门店450-500家,同时关闭150-200家较小的门店。全球消费者正在逐步适应网络购物,这对实体零售行业将带来深远的影响。寻求变革的出路之一是通过完全整合实体店与线上业务,为客户提供一致、闭环的体验。但这背后将是企业整个价值链的改变。

易澄创新早餐:谷歌和Facebook着手打击虚假内容提供商的广告获利行为

062615E22_0


谷歌和Facebook着手打击虚假内容提供商的广告获利行为:谷歌和Facebook宣布将采取措施打击虚假内容提供商通过其广告系统获利的行为。由于虚假新闻更容易获取流量,从而成为了部分内容提供商最重要的赢利手段。而假新闻对于整个生态的伤害不言而喻,从长期来看让读者失去对网站的信心,也让广告商的投入付之东流。谷歌和Facebook此举是从生态的健康角度出发,最大程度保证了消费者和广告商的利益。
图片来源:网络

易澄创新早餐:Alphabet欲出售旗下机器人公司

boston


Alphabet欲出售旗下机器人公司:Alphabet打算出手旗下的机器人制造商Boston Dynamics。该公司开发的Atlas机器人的视频曾经风靡网络,然而缺乏营收潜力成为这家公司的最大问题。尽管与美国军方有开发合作,这家公司主营的人形机器人缺乏广泛的应用场景,商业化前景不容乐观。亚马逊、丰田都对收购表示了兴趣,希望能利用其技术积累推进自己的商业项目。
 
图片来源:网络

易澄创新早餐:Alphabet注重面向未来的资本配置

Google-Alphabet-FULLSIZE


Alphabet注重面向未来的资本配置:Alphabet CFO 波拉特表示,该公司正致力于创造长期价值,而非只重视短期业绩。在2016财年,波拉特将更注重公司的长期资本配置,覆盖从医疗保健到自动驾驶汽车等面向未来、在公司内部被称为“赌注”的业务。优秀的公司都是在努力保持当前业绩和未来机会的平衡过程中激发出真正的创新。
 
图片来源:网络

易澄创新早餐:腾讯、华为、联想入围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50强

shutterstock_162828188


 
腾讯、华为、联想入围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50强:波士顿咨询发布2015年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50强榜单,苹果、谷歌和特斯拉位居前三,中国企业腾讯、华为、联想上榜。榜单同时指出,企业创新的速度正变得越来越重要,目前创新的最大障碍就是漫长的开发时间。而移动、大数据等技术的广泛应用使得从产品开发到市场处处充满了创新的机会。
 
图片来源:网络

易澄创新早餐:雅虎考虑出售核心业务

Yahoo To Announce Q2 Earnings One Day After Appointing New CEO


雅虎考虑出售核心业务:雅虎正在考虑出售核心的搜索、门户业务。多年来,雅虎一直与谷歌、微软分分合合,试图在培养核心能力和获取短期利益间找到平衡点,结果往往是为了股价牺牲了加强竞争优势的机会,从而走向没落。梅姐的种种努力没有触及雅虎根本上的商业模式创新,阿里巴巴股票的获益更是掩盖了问题。
图片来源:网络

易澄创新早餐:谷歌母公司向综合性企业集团转型

Izmeneniya-v-Tvittere-1


谷歌母公司向综合性企业集团转型:谷歌母公司Alphabet正考虑向综合性企业集团转型,第一项举措是强化各子公司对于内部支出的责任。今后Google X、Google Fiber、Google Life Sciences等子公司在使用电脑、招聘、营销等公司服务时将被收取费用。此举是确保创新性的组织更好地自我维持,也为其他更冒险的项目节省资源。

 

图片来源:网络